這二天和一位剛從蘭嶼回來的朋友談到對那個小島的種種感想,
同KC他們一樣,遇到天候不佳被多滯留一天,讓美好的假期在最後有個小缺點,
也用沒有7-11這件事,大嘆蘭嶼落後的程度,
不過她對島上居民對待觀光客態度的兩極,印象特別深…
一下子,有人熱心的來詢問,要不要帶你們去看天池?要不要帶你們去浮潛?(當然都是要收費的)
一下子,有人嚴肅臭臉的,希望你別再拿著相機猛拍他們的人、他們的船、他們的房子…

一個與世無爭的小島,轉而大力發展觀光,
原本被視為聖地的天池,變成有專人響導的景點,
原本有所禁忌的拼板舟,現在不論男人女人大人小孩,都可以乘坐體驗,
原本自然原始的草原或小碼頭,觀光建設破壞了本有的風貌,

面對家園的轉變、文化污染的衝擊,
達悟人心中的那份矛盾,身為觀光客的我們,又能期待他們什麼,體諒他們多少?

(想看看蘭嶼特有種的海蛇或角梟嗎?我想為了應付好奇的觀光客,一直被打擾的動物們一定覺得很煩吧!)


(黑妞姊姊特地表演傳統的織布)



(餐廳的老板曾在鄉公所參與推廣蘭嶼的觀光,說起怎麼讓大家認識蘭嶼又要保存傳統,實在有許多困難)


(風味餐,海草好吃、水煮地瓜芋頭則清淡香甜,飛魚料理的方式並不符合觀光客的味口,如果改良,就不是蘭嶼風了)


(端午節時,東清村辦了烤肉划龍舟活動,大家熱情的很,邀請你一同吃吃喝喝)
 

(但有些時候,他們卻希望你別打擾他們的生活)









(傳統地下屋前的靠背石,以前達悟人一家子就在這邊開家庭會議)


(相對於鋼筋水泥的透天厝,傳統地下屋就顯得簡陋,但很多老人家還是習慣住在裡頭)


(如果你禮貌的詢問,有些時候他們會靦腆的答應讓你拍照)


我想,達悟人對觀光客的冷酷,
其實是在表達他們的害羞與矛盾吧!
外來的文化,曾經讓達悟人對自己的傳統感到不安,
覺得祖先留下的禁忌是不對的,
覺得丁字褲裸體是羞愧的,
讓有些文化學者憂心,
如果年輕人不再接受丁字褲,
達悟人的傳統無法繼續傳承下去,
但也許是近年觀光興起,保存原住民文化的聲音漸響,亦或是達悟人的民族意識抬頭,
又可以看見年輕的一代認同地回來為自己的家鄉努力。
只不過,這其中似乎摻雜了些許商業化,不那麼的純粹了…

在台灣當代旅行文選裡,有篇"東非、帝國主義、觀光客",
筆者感嘆著西方文化的入侵,
讓東非馬塞人的放牧生活大受限制,
有些馬塞人為了生計,開放村落變成觀光景點,
於是有了樣板村落,樣板的服飾,遊獵保留區滿足觀光客好奇的慾望。
但他的朋友J,卻懷著謙虛的身分及尊敬的心情,
不去樣板村落,不去遊獵保留區拍照,
反倒是獨自去結識馬塞族的小男孩,
讓小男孩帶他在山區裡走了3、4個小時,到達村民真正居住的村落,
與村人喝茶、聊天,交換情誼。

所描述的東非馬塞族,不正呼應蘭嶼這小島!!

一如尊敬馬塞人的J,
對蘭嶼狂熱的潘小俠,花了將近25年的時間,
和達悟人喝酒博感情,換得他們的信任,
得以紀錄蘭嶼和達悟人真實的面貌,
得以讓世人知道,
觀光客來了、核廢料來了、帶給他們心裡多大的傷害。

"什麼時候,才能有夠多如J這樣的人,
可以開始改變或停止旅遊業與觀光客對原住民地區的文化污染行為?"


我還是認為,別在蘭嶼設立7-11比較好…
又,當我批判著觀光客行為時,自己又超然了多少,我自問著…
當然,是不需要這麼嚴肅地批評起來啦~
但是,也在心中提醒著,
雖然我們無法像J、無法像潘小俠一般付出這麼多時間,
但至少,我們都該懷有那般謙虛尊敬的心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laliny 的頭像
balaliny

人生就是一場旅行

balali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